快捷搜索:

似忽然想起一事,李林对刘表诧异问道

极为悠闲地将手中的大饼吃完,李林随即起身拍拍手,在一边已经苦闷的等待着李林的徐邈,以为他要下令出兵的时候。只见李林一抬手,对火头兵喊了句道:“那个谁,来碗汤润润肠胃!”
 
    “诶…………”徐邈无语的叹息一声,直接被李林无视了,于是乎,待着未时过半,等得已经快要虚脱了的刘表才望见了姗姗来迟的李林大军…………
 
 第八十一章 阵前对骂
 
    望着对面幽辽军俱是精神饱满,再看看自己麾下将士,大多萎靡不振,地上到处都是马匹的屎尿,臭气熏天,刘表心中都不是一个怒字能够形容的了,立即拨马上前指着还没有站稳的幽辽军喝道:“李林,你个匹夫!何以如此无礼,姗姗来迟!乃将战事当儿戏耶?端地不为人子!”
 
    李林闻言摇头一笑,坐在马背之上,极为有礼地一拱手,淡淡说道:“将战事当儿戏的并非在下,乃是使君也,使君引兵犯我境,徒生兵戈之祸,殃及无辜百姓,使君心中乃有愧疚之心否?”李林说这话可是十分气人的,但是李林表面翩翩有礼,而刘表上来就是破口大骂,虽然你是在这里像一个逗比一样等了半天吧,但是你这不是没文化嘛,一时间,刘表与李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幽辽军都用十分嫌弃的眼光看着刘表。
 
    身旁徐邈见刘表出言不逊,本想替李林出言嘲讽刘表几句,此刻见李林说得头头走到,心中暗暗点头说道:“主公这讽刺人的功夫,普天之下,他敢认第二,可是没人敢人第一啊!”
 
    “好好!”刘表自是被气得面色涨红,马鞭遥遥指着李林,怒声喝道:“我且问你。大战之期,为何姗姗来迟?你在营中做得什么?”
 
    “哦,问我做的事啊,那就多了!”李林看着刘表邪邪的一笑,缓缓说道:“不仅是今天啊,自大跟使君约定五天之约,林可是做了很的事情以应对使君,若是使君想要知道,就赶紧去找你们营内之人,赶紧打探一下吧!哈哈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看着李林嬉笑的样子,刘表心里满是问好,这李林怎么跟五天前差了这么多,五天前就是一个痞子样,怎么今天这么有礼了,不对,其中必有蹊跷,一听李林让自己去打探消息,刘表立即回头对身后众人问道:“营内这几日可有什么消息禀告?”
 
    只见蔡瑁拱手道:“禀告大王,五日内并无大事,主要政治均已经禀告大王!”
 
    刘表回过头,疑惑的看着李林,没好气道:“哼!李元杰,你莫要在这里迷惑我,某营内安然无事,你何意说如此之话!”
 
    李林笑笑道:“哈哈,我说使君啊,你们这情报实在是太不发达了,按我的估计,这消息也差不多该传到你耳朵里了吧?”
 
    “你!李元杰!你到底是何意!”刘表直听地额头青筋直冒,他岂能听不出李林话语中的调侃之意?别说他,就连他身后的大将们亦是听得满脸愤愤之色,不过其中唯独蒯越是面带怒色为假,饶有兴致望着李林才是真。
 
    “李元杰!”刘表深深吸了口气,望着李林沉声说道:“需晓得你亦是天下闻名之人,更是使出幼安先生,为何行事竟如此无礼,叫我等在此足足等了三个时辰,我实是知晓你欲耗我军将士气力,然而如此狡诈之计,非大丈夫所为!”
 
    “使君误会了”李林满脸诧异,摊摊手纳闷说道:“使君仅仅邀我等今日相战,又不曾说得什么时辰,如此在下何以知晓?在下还怕来早了呢!”
 
    “来早了?”刘表闻言气急反笑,指着已经开始西下的太阳,冷笑道:“李元杰,你为何来得不再晚些,到时候你我大军夜间手举火烛交战,倒也不失为一桩美谈!”
 
    “真不知使君欲如此啊!”李林恍然大悟,好像刘表这的是喜欢晚上打仗,随即,还转身颇为懊恼地对徐邈说道:“你看看你,我就说使君非常人,不会心急,我本来还想睡个安稳觉,你非得把我拉起来!”
 
    “额……这个…………”徐邈听了李林的话,立即无语,当着这数万人面,亦是有些尴尬,心中却是哭笑不得,这李林倒打一耙的功夫,真是炉火纯青,刘表的脸都已经气绿了。
 
    “哦,对了!”好似忽然想起一事,李林对刘表诧异问道:“使君说相战乃在午时,为何是巳时三刻啊!为何不是别的时候,我见麾下将士们吃完饭,神情疏懒,是故叫他们歇息了会,使君不会介意吧?”
 
    “我介意地很!”狠狠瞪了李林一眼,刘表咬牙切齿,恨恨说道:“李林!自古以来,便是午时上下相战,只因为那是将士们最为精神饱满之时,你征战多年,岂是不知?”刘表直接都叫着李林的大名,看来刘表着实被李林气得不轻。
语,冷笑一声且看李林如何作答。
 
    没想到李林张张嘴,对刘表讪讪一笑,颇为轻描淡写地说道:“那真是太抱歉了,我实在不知晓,我以前都是很少跟别人约个时间打仗的,一般都是我来了,然后敌人跑了,就这么简单嘛,没想到跟使君打仗还要这么麻烦啊!要不……使君,你还是回营听听有没有什么紧急的消息,还有,你看你身后的那些马屁,也太没家教了,你要好好管管啊,竟然还随地大小便,你看,坎山坡这么好的环境,让你弄得到处都是马尿味,是不是太没有礼节啊?回去好好管管家里的战马吧!这样吧,大家今天都累了,不如…………我等明日再战?”
 
    “你!”刘表面上冷笑顿时僵在脸上,嘿!这李林说的是个什么话,吧自己冷嘲热讽异度,有要求明日再战,我战马到处拉尿你还说我的战马没家教,怎么着,你还给你家战马上辅导课啊?还明日再战?开什么玩笑?我白白在此等了三个时辰,就等来你这句明日再战的话?
 
    刘表立即怒道:“李元杰!你休要血口喷人,你晚来三个时辰,孤麾下将士可等,孤麾下战马如何等,莫非李元杰,你以为畜生也会跟人一样吗?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